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52192
用户名:  牛不耕
昵称:  牛不耕

日志分类

日历

2020 - 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 2020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11-07 23:18

 小城黑帮(结局)

  4
  黄德雄在一片惊叫声中醒来!
  早晨到河边洗衣服的黄家村婆娘们带着无比的惊恐一边嘶喊一边跑回村中。
  尸体!尸体!三具尸体漂浮在祖江里!还有女的!
  黄德雄脑子嗡地炸响:尸体!三具尸体!还有女的!祖江!
  他一路狂奔,脚上的拖鞋被甩了出去他也不管!当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大榕树下时,他嘶声歇力地对天狂吼——我要杀了你!然后,双膝跪地,对着周蓉蓉、黄德豹和黄德贾的尸体猛地磕头,直磕得滑溜的石板嘚嘚响,鲜血滴满了他的脸颊……他紧搂着蓉蓉的尸体,大声嚎叫!他痛骂自己,痛骂苍天,痛骂这个阴差阳错的世界!
  为什么自己犯了错误要让别人来承担后果,让人付出代价?黄德雄为昨夜的瞌睡深深自责!他泪流满面地把蓉蓉抱起来,放到村民们铺好的白净的席子上;彪仔也把豹子和黄德贾的尸体抱到另两张席子上。村民们看着血肉模糊的尸体,除了惊愕就是愤慨!他们想象不出,到底是谁这么残忍,下得了这种手!
  在做了两天两夜的道场后,周蓉蓉和黄德豹、黄德贾以古老的水葬方式与祖江融为一体。奇怪的现象又出现了:祖江水再一次变黑,然而水里的鱼虾却不再浮出水面,只见很多乌鸦和水鸟在祖江上久久盘旋。村民们又一次感到无比的惊恐。只是这一次,他们再也无法跑到黄氏老太那里,祈求她给予解释与安慰。但是他们清楚地知道,祖江两岸的黄家村和周家村即将又一次蒙受着大灾难!
  当人们又一次在祖江的芙蓉楼见到黄德雄时,已完全看不出来这个人是黄德雄:他满脸的络腮胡,满头的白发,喷出火熖的双眼!平时那个一脸干净,衣着整齐,嘴里刁着雪茄,一脸平和之气的黄德雄再也找不见了!
  黄德雄看着一片儿狼藉的芙蓉楼,他从散乱的柜子里掏出两瓶五粮液,同一直保持沉默的黄德彪对饮了起来。
  “彪仔,我愧对蓉蓉、豹子和虾仔,我不能再对不起你了。你走吧!我不能再连累你了。”黄德雄喝了一口酒,盯着黄德彪说。
  “雄哥,是你带我出来闯荡江湖的,我知道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没什么,该吃喝玩乐的我们都享受了,就是死了也没算白到世上一趟!我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不割下周而全的头,我决不罢手!”黄德彪眼中怒火正在燃烧!
  “彪仔,此去凶多吉少,你还是别去了。”黄德雄低着头又闷喝了一口酒。
  “雄哥,你别再这么婆婆妈妈了。我们难得一起再闯荡一下。我正要看看周氏兄弟到底有多少斤两哩!”
  黄德雄不再说话。两个人又从柜子里掏出两瓶酒对饮了起来。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终于下了楼。
  半个小时后,李子维身首异处,当时他在望江楼的歌舞厅里搂着一个娇艳的女人,手里拿着话筒正唱到“问天下谁是英雄”。跟着李子维的那些打手还没反应过来就全部被打翻在地上。
  十分钟后,黄德雄和黄德彪扛着滴血的刀来到了祖江饭店大厅,那里已黑鸦鸦地站着一群人。周而全和周而寿就坐在这群人的中央,嘴里正吐出烟圈。
  “不想死的,现在就离开。”黄德雄对着人群低吼着,“我今天来,只想找周而全和周而寿!”黄德雄一边说一边向前走。
  “呵呵,黄德雄,我们等候你多时,你们两个就一起来送死吧,进了这个门,就别想再出门了!”周而寿尖尖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大厅。
  “你这个畜生!今天我进这个门就不打算再出去了!今天你就是插上翅膀也别想出去了!我要挖出你的肝为蓉蓉,豹子和虾仔祭奠!”
  “你这个孽障,你知道蓉蓉是谁吗?她是你的妹妹,她是你父亲同周寡妇野合生下的野种!”周而全冷冷地说。
  “你说什么?”黄德雄脑子轰地响了一下。
  “说什么?你同你父亲生的野种在一起!你与你父亲一样贱,你们都是天生的贱骨头,就爱吃窝边草!祖上规矩都给你们坏了!”周而全越说越激动,“你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是被周家村人放了猪笼!”
  黄德雄哦一声,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蓉蓉是妹妹?父亲是被周家村放了猪笼?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火气攻心,气血逆流,人一下就软了下来。
  “砍了他!”当周而寿一声令下时,人潮向黄德雄和黄德彪涌了过来。黄德彪一面高喊雄哥,一面砍倒冲到面前的的打手。黄德雄突然像暴怒的狮子,左冲右杀,一下就把冲过来的人群打趴了一大片,人潮又急剧地往后退。他已完全失去了理智,不计后果的冲杀,当他冲向周而全时,周而寿挡在了他的前面。黄德雄举刀就砍,却被周而寿挡开。两人你来我往的打了几个回合,当他的刀插进周而寿的胸口时,他感到一块冰冷的东西插进了自己的后背。
  当黄德雄抽刀把后面的人砍倒时,他看见黄氏老太正在一手牵引着黄德彪,一手向他伸过来,他抓住了老太的手,慢慢地向空中飞升。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道亮丽的彩虹,那哭喊声,叫骂也渐离渐远,以至什么也听不见。
  他突然看见了蓉蓉、豹子和虾仔。他们正向他招手。可是他却追不上他们。老太,这是那里?他问了一下老太。这是离恨天,这里的东西才是真的,你在世间所见俱是虚无。老太面无表情地说。
  黄德雄眼里滴下了泪水,原来过往经历皆是虚无,白白折腾了一生的时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53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